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区块链是什么意思?

2020年09月26日 18:01

区块链是一个信息技术领域的术语。从本质上讲,它是一个共享数据库,存储于其中的数据或信息,具有“不可伪造”“全程留痕”“可以追溯”“公开透明”“集体维护”等特征。基于这些特征,区块链技术奠定了坚实的“信任”基础,创造了可靠的“合作”机制,具有广阔的运用前景。

什么是区块链?从科技层面来看,区块链涉及数学、密码学、互联网和计算机编程等很多科学技术问题。从应用视角来看,简单来说,区块链是一个分布式的共享账本和数据库,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全程留痕、可以追溯、集体维护、公开透明等特点。这些特点保证了区块链的“诚实”与“透明”,为区块链创造信任奠定基础。而区块链丰富的应用场景,基本上都基于区块链能够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实现多个主体之间的协作信任与一致行动 。

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区块链(Blockchain),是比特币的一个重要概念,它本质上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同时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关联产生的数据块,每一个数据块中包含了一批次比特币网络交易的信息,用于验证其信息的有效性(防伪)和生成下一个区块 。

比特币白皮书英文原版其实并未出现 blockchain 一词,而是使用的 chain of blocks。最早的比特币白皮书中文翻译版中,将 chain of blocks 翻译成了区块链。这是“区块链”这一中文词最早的出现时间。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2019年1月10日发布《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自2019年2月15日起施行 。

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区块链的安全风险问题被视为当前制约行业健康发展的一大短板,频频发生的安全事件为业界敲响警钟。拥抱区块链,需要加快探索建立适应区块链技术机制的安全保障体系。


相关推荐

追梦之旅再长,租客网始终与你同在

01深圳,深圳租客:伴随着“隆隆”的轰鸣声,飞机降落在深圳宝安国际机场,我拖着24寸的行李箱,怀揣着我全部的热情在夜色中踏进这座城市。拖着略微疲倦的身体,我走进了新租的房子,干净敞亮的环境让我心情大好,环境虽然陌生,我却适应的很快,收拾完毕就躺在小床上开始安排明天的行程。这是毕业典礼结束的第三天,也是我搬进“新家”的第一天。告别了恋恋不舍的大学时光,我也斗志昂扬的成为了“深漂”的一员,我将在这座城市,用我所学的知识和技能,创造我的一番事业。租客网:青春就是全情投入,追寻梦想02“那么近,那么远”租客:窗外的河畔杨柳在夕阳中随意摆动,湖里的荷花在斜阳下开得正盛,让挤在公交车里的我望的出了神。其实每天下班我都会经过苏堤,但是我从来没有下车去走一走。这苏堤仿佛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来杭州三年了,这是个风景如画的城市,也是我辛勤奋斗的战场,所以我没有因为它的美丽而松懈,只是一天比一天刻苦,白日埋头苦干,晚上睡在小小的出租屋里。期盼终有一天,可以气定神闲的漫步在它的美景里。不如就在此刻立下个小目标吧,完成这个月的业绩来苏堤玩一次。租客网:你看着苏堤的时候,它也在温柔的注视你的努力03昨夜雨疏风骤租客:一场突出起来的大雨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爬起来快速的收衣服,关窗。这间租来的房子条件设施不错,我也一直很注意家居保护,不希望大雨淋坏房东的好屋子。回到床上后我却开始失眠了。想起家里的长辈接连生病,才发现父母、长辈,都正在老去,不禁思绪万千。一个人在外的时候常常觉得时间还早,自己还小,可父母脸上一年比一年深的皱纹就像个惊叹号,这样的雨天不知道他们的老寒腿会不会犯病,等天亮我一定要再打个电话问问,等我升了职,我就租个更大的房子,把他们接过来一起住……租客网:爱像一场大雨,随时淋透你的心房,买张票回家也很快。04“外滩的钟声”租客:来上海七年了,我从一个懵懂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位成熟的职场白领,我为上海奉献了七年的青春,随即也迎来了“七年之痒”。在上海没有太大的突破,家里人开始游说我回老家。他们永远认为公务员、老师是顶好的工作。觉得在外面“打工”不是长久之计,该稳定稳定回来成家了,在大城市只能租房住太苦了。其实租房也挺温馨的,我在上海也住着不错的房子,我喜欢大城市能让我不断增长见识的繁华、能不断给我提供进步的机会与资源。此时此刻,看着东方明珠塔,迎着外滩的风,我在心里默念:“我要留下来。”租客网:决定人们生活的,往往是他的选择,加油!租客网见证着无数租客的成长,梦想,追寻,也和你们一样保持初心,一路向前,为广大的用户提供更贴心的服务,更优越的体验。追梦之旅再长,租客网始终与你同在。

2020年07月31日 10:43

首次购房年纪为何越来越趋于年轻化?

在大城市生活,其实最痛苦的还是住房难。许多优秀的职场人士,在职场拼命奋斗,但拼尽其终身也难以在一线城市的角落买到一套小平米的房子,因为房价实在是太高了!根据众多研究机构的统计,日本、德国的平均首次购房年龄都超过了40岁,英国、美国大多在30岁以上,而中国的平均首次置业年龄仅为27岁。与西方相比,我国的首次购房年纪为何越来越趋于年轻化?其实无外乎三点因素:一.房价太高;近20年,中国房地产飞速发展,房价总体走势也处于持续上涨中,很多城市的房价几年间甚至翻倍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很多人就产生了“买房紧迫感”,甚至有早买早赚的想法。二.社会环境;20多岁正处于结婚的年纪,而在中国人的传统思想里,房子是安居立业的基础,甚至很多人觉得男士没房就达不到结婚的标准,无论是刚需还是为了做婚房和学区房的改善型需求,买房都是硬性需求。三.租房太“烦”;人总要有一个住所,如果不买房肯定就要租房,但是从这几年我国的租赁市场来看,想安心无忧的租一套好房,也并非易事,“虚假房源”、“黑中介”、“乱收费”等令人头疼的问题还没得到合理解决,“套路贷”等问题却又浮出水面,真的很难让人放心去租房!但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飞速发展,以及部分类似于租客网在内的信用体系健全的租赁平台的出现,租房过一辈子仿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烦恼,反而让自己的经济以及精神上更轻松,不用再为了“一人成家,掏空全家”而犯愁。平台致力于解决中国租赁市场当前低效、混乱的不合理现状,提升所有租客的租赁体验感,并采用“单方收费”的服务方式,杜绝所有乱收费行为,减轻租客的经济负担。平台“单边收费”是指,除了租金等住房基础费之外,不收取租客任何费用,包括中介费。从线上选房,到线下看房,再到确认搬家,租客方不收取任何额外费用,还享有搬家服务!任何能够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的,往往是创新与温度。毋庸置疑,从供需端匹配需求,租前租后服务都提供更优品质的租客网,以租客群体的支持为基础,未来发展也将驶入快车道。

2020年07月10日 11:28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